金勺子期货配资

星鸿体育网
您现在的位置: 股票配资  >> 搏击 >> 正文

毕生献给农村娃的福厚完小教师陆荣飞

毕生献给农村娃

——记江州区板利乡福厚完全小学教师陆荣飞

□ 本报记者 陆宏安 通讯员 吕文奇 韦发忠

9月3日是秋季新学期开学的第一天。清晨,天还没亮,陆荣飞就早早起床,手脚麻利地做早餐、喂猪、喂鸡……早餐做好了,他给躺在病床上的妻子洗好脸,端水给她刷牙,然后喂她吃早餐。做完这一切后,他匆匆吃了一碗粥,便骑着一辆轻便摩托车沿着乡村凹凸不平的泥土路往学校赶。多年来,除了双休日、节假日,每天他都是这样“操作”的。

陆荣飞是江州区板利乡福厚完全小学的一名老教师,今年53岁。他的家在福厚村那派屯,距离学校约5公里。路面坑坑洼洼的,有的地方还有积水,陆老师骑着摩托车一路颠簸着,约7点钟便赶到了学校。这时学校里还静悄悄的,学生们还没有来,其他老师也没有来。他打开教室的门窗,静静地等待着学生们的到来。每天,他几乎都是第一个来到学校,他已经习惯了,这习惯已经延续了33年……

1972年7月,陆荣飞从原崇左县中等农业技术学校毕业,回到那派生产队务农,先后当过生产队会计、农业技术小组组长等。

1974年3月,他见村里的小孩没书读,就动员群众办起了那派小学,他自告奋勇当老师。家长们很支持,孩子们很高兴,纷纷报名上学。他一下子就招收到30多名弟子。没有教室,他就和学生挤在生产队一间闲置的猪棚里上课,桌子和凳子都是学生从家里带来的。

陆荣飞的教书生涯就这样开始了。

当时陆荣飞的身份是民办教师,每月工资13元。

1987年,陆荣飞发动群众建校舍,县教育局也给了一点钱。于是,3间砖(水泥砖)瓦结构的校舍建起来了。那派屯的孩子们结束了在猪棚里求学的历史。

1989年下半年,陆荣飞被调到福厚完全小学,1990年当教导主任,1994年当校长。当时,福厚完全小学的校舍只有6间1955年建的瓦房。由于年久失修,它们已经破烂不堪。校园里杂草丛生,也没有围墙,显得空旷而荒凉。

陆荣飞走马上任之后,决心改变学校的面貌。他和同事们一起,利用晚上逐屯逐户发动群众集资建校。他自己带头捐了150元。1997年,学校教学楼正式动工兴建,作为校长,陆荣飞忙得团团转。

这时,他那17岁的女儿感到身体不舒服,厌食、乏力、头昏、面色泛黄,但未引起他的注意,也没有时间带女儿去医院检查,整天忙着建校舍的事。1998年上半年,女儿的病越来越严重,他不得不利用星期天送女儿到医院检查,被确诊为尿毒症。他这才慌了神,急忙送女儿去南宁一家大医院治疗,但为时已晚。医生说,我们无能为力了,你把孩子带回去吧。陆荣飞含泪带女儿回家,不久女儿病逝了。

处理女儿的后事后,陆荣飞带着巨大的悲痛,又投入到建校工作之中。1998年8月,两层8间教学楼建成了。秋季学期开学时,学生们欢呼着搬进了宽敞明亮的教室。从此,下雨时他们不再担心在“雨中”上课了,也不再担心冬天北风老是从破烂的门窗和开裂的墙缝袭击他们了。

接着,陆荣飞又发动全校师生建起了学校几百米的水泥砖围墙。如今,福厚完全小学虽然处在偏僻的乡下,但也像模像样,教学楼是当地最好的楼房。

为了建校,陆荣飞倾注了全部的精力。为了教书育人,他同样倾注了全部的精力。

陆荣飞当老师很不容易,他本人有胃病,胃已经出血好几次。上课时学生们常见他紧皱着眉头,不时用手压着腹部。每当病情发作时,同事们劝他请假休息。他总是说,当老师就是这样,哪能有一点病就休息。

最让陆荣飞揪心的是爱人2005年7月脑出血,瘫痪在床上,不能说话,生活不能自理。由于儿子在外面打工,照顾妻子和所有的家务就全由他扛了。他既要上课,又要料理爱人,做家务。晚上,他忙着备课、批改学生的作业。爱人肚子饿了或口渴了,嘴巴就发出“呵呵”的声音,并用手比划。这时,陆荣飞就停下笔来照顾爱人。尽管天天要照顾爱人,但陆荣飞从来没有因此而耽误过教学。几乎每天他都是最早到学校的。原来他坐单车往返于学校与家庭之间。为了能在放学后尽快赶回家照顾妻子,今年他咬牙买了一辆轻便摩托车。

2002年下半年,陆荣飞因身体有病,主动到乡教育站要求不当校长了。教育站批准了他的要求。虽然不当校长,但是,陆荣飞总是主动承担教学重担。2004年下半年,一、二年级缺数学教师,校长安排其他教师教,但没有人愿意接这“活”,因为一、二年级的数学最难教。陆荣飞就说:“没有人上,就让我上吧。”于是,他把一、二年级的数学课全包下来了。

陆荣飞有丰富的教学经验,上课很有特色,深入浅出,通俗易懂,很受学生欢迎。他所教的班的数学课,考试平均分多次排在全乡同年级的前茅。学生们都说陆老师上课上得好,纷纷要求他去上他们班的课。

陆荣飞不仅课上得好,而且很爱学生。福厚完全小学有4个屯的学生,上学或回家都要涉河。当校长时,每次下大雨他都要带领教师护送学生过河。有一天中午,刚放学就下起了瓢泼大雨。陆荣飞马上派老师分成4组,骑自行车分头去追赶往4个屯方向走的学生。陆荣飞带领的那个组赶到河边时,伯甫屯的4名学生已涉水到了河中间,被大水冲倒了。陆荣飞和另一名老师马上跳下河去,把他们拉上岸,带回学校,找来住校老师的小孩的衣服让他们换上,然后安排他们和老师一起吃饭。过后,学生家长专程到学校感谢陆荣飞。陆荣飞说,谢什么,你们把孩子交给我,我就要把他们当作自己的孩子,不管好他们,不教好他们,还要我们这些老师干什么?

三十三年弹指一挥间。从当年一个20岁的小伙子到今天已过知天命年龄的人,陆荣飞把青春和热血都献给了农村娃。

星鸿体育网